学长别蹭了我还要写作业 硕大喘息挺进紧致

学长别蹭了我还要写作业 硕大喘息挺进紧致


打完招呼,老马这才慢悠悠的走进厨房,一进去,老马心里悬起的那颗石头总算安稳落地。
虽然老马在厨房里忙活着,可心思却不在手头上,方才趁张小军洗澡之际,偷偷和邱兰馨做的那事儿,像身后的影子一样挥之不去。
那种滋味,嘿,还别说,简直让人又刺激又禁忌!
老马忍不住回想起邱兰馨绽放的一刹那,脸上的表情以及浑身的姿态,仿若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啊!

 文学


这丫头一定是得到满足了!
这么想想,老马愧疚张小军的同时,内心不禁又升起一股欣慰。
也罢,今晚就陪张小军多整两口,也算聊以慰藉了。
就在老马置身厨房时,卧室里的邱兰馨听到老马回家的动静后,心底却掀起了一波浪潮。
就在刚才,同一时间,经历不同的男人,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老公,这种滋味,无以名状。
虽然期间和老马只是肢体上的接触,但那种非一般的感觉却历历在目,激情褪去,再回想起来,依然让人心跳加速,面红耳赤。
自己的老公在家,居然和别人做那种事,而且还那么渴求……
一时间,欲罢不能的邱兰馨,不禁又陷入深深的自责中,仿佛只有这样,心里会有那么一点好过。
只是,接下来,自己该如何去面对老马呢?
作为一个原本思想行为循规蹈矩的女人,如今因一时冲动偷食禁果,内心深处的矛盾,并不是一般的深刻。
思来想去,邱兰馨始终找不到答案。
所以,在听到老马站在客厅里吆喝了一声,“开饭啰!”,邱兰馨选择了暂时逃避。
她装作恹恹欲睡的样子,对张小军说,“老公,我浑身发软,你去吃吧。”
张小军一听,似乎还有些高兴,他认为是自己今天一下子来了两次,肯定把老婆折腾的下不了床,不禁有了一点小满足。
他对邱兰馨笑道,“老婆,那你好好休息,我给你盛饭送进来。”
说完,他就出去拿碗给邱兰馨夹菜盛饭。
老马正在餐厅里墨迹,此时看到张小军往碗里夹菜,连声问道,“小军,坐着一起吃啊,你干嘛?不是说整两口的吗?”
张小军笑了笑,“我这是先把兰馨的饭菜安排好了,然后好好的陪马叔整两口。”
老马闻言,心里咯噔一下,看来这邱兰馨是明显躲着他呀。
瞬间,老马的心情就失落到极点。
这顿酒,老马是没兴致喝下去了。
张小军把饭菜送进去后,回到餐桌旁,瞧见老马默默的低头吃菜,纳闷道,“马叔,酒呢?”
老马刚准备说算了,可转念一想,都答应张小军的事儿,临时反悔好像不近人情,只好又去柜子里把二锅头掏了出来。
喝着苦涩的酒,老马心不在焉的和张小军聊天,第一次感到席间吃酒的时间竟然这么漫长。
然而,张小军兴致颇高,又沾了酒,那话音是一浪高过一浪。
他脸红脖子粗的对老马劝慰道,“马叔,要我说,你还是趁早找个老伴得了,免得每晚独守空房,多寂寞呀!”
老马苦笑道,“小军啊,我又何尝不想呢?只是我一个人过日子习惯了,就算要找,也是找有缘分的那种,搭伙过日子的还是算了。”
张小军笑了笑,不置可否,毕竟,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。
酒过三巡,张小军醉醺醺的回房睡了,老马收拾好后,独自坐在沙发上闷闷不乐,他琢磨着是不是要找机会,主动和邱兰馨谈谈。
至于谈什么,老马自己也不知道,像这种有违道德伦理的事情,两个人又都是你情我愿,能有什么好谈的?大不了知错悔改,日后坚决不犯了就是!
这么一寻思,老马心里又禁不住深深的失落。
忽然,老马又想起中午去医院被跟踪的事来,现在,张小军临时回家,这事儿就似乎严重了,必须立刻解决。
“不行,我要去见见赵雅婷!”老马心头一惊,起身就出了门,往牛大江家里去了。
在大院里晃悠了一圈,没见着牛大江的车,想必人还没回来,就更加放心大胆的敲响了牛家的门。
“谁呀?”屋内传来一声慵懒的声音。
由于时候不早了,老马心里又有点虚,所以并没有开口回应。
“死鬼,你出门没带钥匙呀!”赵雅婷还以为是牛大江,嗔怪了一句,打开了门。
结果,门一开,老马一骨碌钻了进去,动作之快,把猝不防的赵雅婷吓了一跳。

回过神来,赵雅婷拍了拍高耸的胸部,没好气道,“老马哥,你干嘛鬼鬼祟祟的呀!差点没把我吓晕过去!”
老马顺手带上了门,一脸严肃的说,“雅婷,我来和你商量个事!”
赵雅婷先是一愣,旋即释怀一笑,扭着翘臀走去客厅,往沙发上一坐,伸手拍了拍邻座的沙发垫,娇嗔道,“傻愣着干嘛?过来坐呀!”
老马这才发现,此时的赵雅婷穿着一条薄薄的吊带睡裙,浑身大片的雪白暴露在外,诱惑极了。
毕竟是求人,何况对方还是一位美艳少妇,微醺的老马乖乖地走过去,坐在赵雅婷指定的位置。
屁股刚落座,一股牛奶味的香气扑鼻而来,老马忍不住瞥了一眼赵雅婷,她好像刚洗完澡,披在粉肩上的发梢还是湿漉漉的。
“说吧,这大晚上的过来,想和我商量什么事呀?”赵雅婷心里有数,但嘴上却装作好奇的问道。
老马闻着芳香,原本下午在家被点燃的身体,此刻在酒精的作用下,豁然燃烧了。
他使劲儿吞着口水,一时半会儿神智迷离。
见老马没有直接回答,赵雅婷佯装一脸呆萌的问,“你怎么不说话呀,不会是想来和我商量床事吧!”
说完,就在老马一阵微微的颤栗中,捂着小嘴浪笑不止。
老马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清清嗓子,“咳咳,那个,别开玩笑,我……我是来和你说说,中午的事。”
赵雅婷自然知道老马此行的目的,收敛笑容后,一脸淡定的说,“嗯,你说吧,我听着呢。”
老马把手放在大腿上搓了搓,小心的试探道,“医院的事,你看到了?”
赵雅婷本就不傻,况且夜场出身,早已千锤百炼的跟个人精似的,她在听到老马这句模棱两可的话后,仿佛又获取了额外的信息,也第一时间起了疑心。
一双美目眨了眨,她很干脆利落的回答道,“是呀,怎么啦?”
老马心想,“坏了!她不单单只是发现我给邱兰馨送饭!妈蛋,还被这女人抓住把柄了!”
见老马神色慌张,赵雅婷勾了勾嘴角,心中逐渐明朗了——
这个老马肯定和那个女房客有瓜葛!
老马也是做贼心虚,此时哪里还顾得上思考,直截了当的哀求道,“雅婷,大家都这么熟了,有些事你能替老哥我……保密吗?”
听老马这么说,赵雅婷的心里乐呵了,这老家伙还真不简单,她原以为只是单纯的送个饭而已,没想到背后还隐藏了不为人知的秘密!
呵,这老家伙,难怪一直打光棍呢,原来是金屋藏娇呀!
只是,那女人却是别人家的媳妇儿,老家伙的口味还挺重的嘛。
一时间,赵雅婷思绪万千,为进一步得到确认,她故意问到,“好呀,老马哥要我保守什么秘密呢?”
如今的老马早就慌了神,一见有戏,不禁大喜过望,含蓄的告诉赵雅婷,就他和邱兰馨的那点事儿。
“那点事儿?”赵雅婷喃喃自语,这话听上去简直意味深长。
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标签:

相关阅读

我想要你,我坚持不住了
  • 我想要你,我坚持不住了

  • fanhua005女足资讯
  • 小林看的眼里快要喷火,他趁杜芳婷不注意,装作不小心用手擦过杜芳婷胸口。手背上传来的柔软且充满弹性的触感,让小林一颗心都开始颤栗了。 真想揉一把啊&hellip;&hellip; 这刺激
小东西,自己点的火,自己灭
  • 小东西,自己点的火,自己灭

  • fanhua005女足资讯
  • “金宝啊,我们家的香火就靠你了,你也知道你哥天赐不能生育了,为了我们家的香火,天赐就想让你跟你嫂子生个孩子,你也不要有顾虑,你哥天赐是我捡来的,你们不是亲兄弟,这件事我也
荡公乱妇小说*王爷揉一只舔一只
  • 荡公乱妇小说*王爷揉一只舔一只

  • fanhua005女足资讯
  • “小赵大夫,小赵大夫?你没事吧?”刘鑫月看着赵本严眼睛不眨一下的盯着自己,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。“啊....没事!那个鑫月嫂子,你跑我这小兽医站有事吧?”赵
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
  •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 _好几个人做

  • fanhua005女足资讯
  • 她比照片上还要好看,修长的腿,纤细的腰,白晰的皮肤,再加上水汪汪的眼睛,简直可以迷死人! 尤其是那高耸的胸部,看得我眼馋馋的,不知吞了多少口水! 而且我哥都答应我和嫂子好了,这样我
娇艳都市全文阅读_下载
  • 娇艳都市全文阅读_下载

  • fanhua005女足资讯
  • 他脑子里一转,一脸心疼和关切的对何洁说道:“嫂子,小斌是不是弄疼你了呀?小斌帮帮你吧。以前小斌疼的时候,妈妈帮我亲亲就不疼了。” space:=""> 说完,他也不等何洁反
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
  •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受在宿舍被np

  • fanhua005女足资讯
  • 陈晴晴对老刘完全没有任何警惕心和防备。 然而,察觉到她的目光往他身下被水漫过的地方扫去,老刘猛然一惊。 糟了,要被发现了! 老刘心里一揪,慌张的解释起来:“晴晴啊,你这打
太大了,会坏掉的好撑的_宝宝才几天没做就湿成这样
体育老师让女生做深蹲给他看/大手揉捏娇乳
 疯狂一夜被c哭是什么体验_娇嫩柔软不要
  • 疯狂一夜被c哭是什么体验_娇嫩柔软不要

  • fanhua005女足资讯
  • 所以第二天一早,老谢罕见的没有把诊所的大门打开,而是背了个包,从后门出去就想出去把王小微找回来。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,他刚出门,没走几步,就遇见了一个女人,一个漂亮的女人
男生说想吃小白兔*肉多的糙汉文特别糙
  • 男生说想吃小白兔*肉多的糙汉文特别糙

  • fanhua005女足资讯
  • 老李看得咽了一口口水,下面也顿时就抬起了头……这时璐璐低着头,好像注意到了老李的目光,有些害羞,想用手去挡自己的胸前。老李此刻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妥,赶紧其实从浴室拿了一条毛
你把腿开大点就不疼了_宝宝不想出来里面舒服
宝宝,我硬了,帮我_第一黑人撑爆交图
  • 宝宝,我硬了,帮我_第一黑人撑爆交图

  • fanhua004女足资讯
  • “啊......” 尽管嘴里喊着不要,但是赵兰儿的身体却极其的诚实,一次又一次的迎合着陈进的动作。然而没过多久,陈进却用力向上一挺,结束了这场恶战。屏幕前的我,都替赵兰儿感到可